<em id="dfxr9"><p id="dfxr9"></p></em>

<address id="dfxr9"><thead id="dfxr9"></thead></address><noframes id="dfxr9"><big id="dfxr9"><meter id="dfxr9"></meter></big>
<big id="dfxr9"></big>

您的位置: 首頁 > 攻略 > 圣歌德嘉的晚鐘怎么玩

圣歌德嘉的晚鐘怎么玩

  • 2021-08-25 20:15:26
  • 編輯: 故嶼南歌
  • 來源: 軟吧整理
  • 在手機上看

    掃一掃立即進入手機端

圣歌德嘉的晚鐘

  • 類型:角色扮演
  • 大?。?MB
  • 語言:簡體中文
  • 平臺:安卓
查看詳情

圣歌德嘉的晚鐘是一款懸疑劇情類的手游,在游戲中玩家可以通過選擇不同的選項從而獲得不同的劇情結局,許多玩家不知道該游戲如何通關,接下來小編就給大家分享一下。

圣歌德嘉的晚鐘怎么玩

[前置劇情]

內戰的陰影剛剛在普洛蘭國散去,一切似乎又恢復了平靜,但[夏禮撒市]的【海森諾】神父卻已經厭倦了戰爭中毫無作為,只是在角落里進行祈禱的教廷,甚至不再去教廷報道,只是一門心思打理自己的禮拜堂和唱詩班。

斯黛拉俱樂部的歌女【謝薇蕾特】,曾在15歲時閃耀如晨星的女人,半年前被贊助人【懷森。拉加德】資助,學會了新的語言新的唱法,于是沉寂多年后再度爆紅,從低谷而來的她,特別害怕再重回低谷去,因此不擇手段也要往上爬,甚至可以因此而假裝聽不到良心的譴責。

【萊澤列】在不到兩歲時被送往鄰國[霍克里加國],并在修道院獨自長大,迫切想知道自己身世的他在回到祖國普洛蘭后,選擇通過翻閱舊報紙來獲悉當年事情的方法,為此他想方設法泡到了學院神父【海森諾】的妹妹,以便成天溜到圖書館里翻舊報紙。

以理市兇殺案頻發,一切證據指向教廷的巡禮士圖納,輿論一片嘩然,記者“真相探尋者”為了賺流量,發表新聞長篇大論的講了圖納是半路出家的神父,教廷并沒有認真考察就接納了他。

然而面對這件事,教廷并沒有出面做任何解釋,于是民眾開始猛烈抨擊圖納神父,教廷信譽也受到了沖擊。

12月5日【第一天】

[普洛蘭國徹巴域(省)夏禮撒市]

施洗節將至,夏禮撒市圣歌嘉德學院的【海森諾】神父抵不住唱詩班小姑娘賣萌,同意讓唱詩班在施洗節上表演節目,由此收獲到了自己妹妹正在偷偷談戀愛的消息。

深受打擊的單身狗神父前往圖書館偷聽小情侶對話,并對正在泡自己妹妹的【萊澤列】毫無好感,在同妹妹爭執時,他得知了圖納神父因為殺人罪被捕的消息,并為教廷毫不辯解而感到憤怒和無力。

[普洛蘭國司紀亞域(省)以理市]

由于在近兩個月中出現了十余起惡性殺人案而遲遲無法偵破,[以理]警察局被民眾罵的狗血淋頭。此時在尸體旁被捕的圖納神父就成了案件的最大嫌疑人和最好突破口,盡管圖納對于案件并不做解釋也不做無罪辯護,一心等死,上級也暗示隨便審審走個程序,抓緊弄死圖納以平民憤就可以,但富有經驗和責任心的【亞仕蘭】警官還是覺得案子疑點重重。他不顧搭檔金毛的勸阻執意要驗尸,于是小金毛屈服了,幫他從以理醫科大學雇傭了貧窮的實習醫生【拉維恩】來驗尸。

[普洛蘭國徹巴域(省)夏禮撒市]

事實上,連環殺人案的真兇早已被至理學會證實是(先證體)蓋勒和蓋爾兄弟,至于圖納,他表面上是教廷的巡禮士,暗中身份卻是至理學派的“哨兵”,是被派去監視兄弟倆的。

負責協助首席工作的【愛麗芙】認定蓋勒兄弟極度危險,值得被抹殺,于是她寄出獵刀連同各件殺人案罪證,雇傭獵人【珀雷】殺掉(先證體)兄弟?;貙W會的路上,【愛麗芙】遇到圖納母親并幫助了老人家,在帶老人去警察局的路上,【愛麗芙】下意識承認:圖納是個公正,又有正義感的好神父。隨即意識到自己說多了話,慌忙掩飾過去。

【萊澤列】在酒吧打夜工時,同他一塊兒玩的杜蘭幫小伙伴亞尼來喝酒,并得意洋洋宣稱杜蘭先生很看好他,讓他可以免費暢飲。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萊澤列】馬上就意識到了這句話背后隱藏的真相是:杜蘭幫開始調查酒吧的酒是否摻水(酒是從杜蘭幫進的貨,如果摻了水賣出會影響杜蘭幫聲譽)。于是他將原本提供給亞尼的兌水威士忌換成了純釀。

酒吧里有一群小混混在欺負一個小妓女,【萊澤列】再次捕捉到了這個機會,他決心假借杜蘭幫的名義把事情鬧大,以此驚動杜蘭幫上層調查他,好借用黑幫的情報網來獲取自己身世。在他挨打的時候,亞尼不顧杜蘭幫不許私斗的條例加入戰局,兩個人一塊兒擊退了小混混們。

[普洛蘭國司紀亞域(省)以理市]

獵人【珀雷】拿到新的獵刀和暗殺名單后被霍克里加幫找茬,此時霍克里加幫頭目【托謝】出現,打算出巨額讓珀雷幫忙殺掉一個人,被拒絕。

歌女【謝薇蕾特】在碼頭調戲了喝醉的小伙子尼奧之后,進入斯黛拉俱樂部準備她的最后一次演出。唯一一位在她聲名鵲起時慕名而來,并且沒在她陷入低谷時轉身離開的男人——馬沃里克此時出現,讓【謝薇蕾特】內心掙扎不已。

她既感動于這個男人的深情和付出,又不舍得辜負自己的野心。對方越情真意切的舔她捧她包容她,她越覺得自己就是個屑弟弟。她決心拋棄他,卻又發自內心的不舍得這個男人。

演唱結束后她的屑老板和另一個老色狼拿她當貨物那樣商量,【謝薇蕾特】正惡心的不行時,她的贊助人【拉加德】出現,不僅替她救了場還給那兩個屑好一頓冷嘲熱諷。出門后【謝薇蕾特】表示自己受夠了:你們教會我的歌,那群沒文化的水手根本聽不懂。 拉加德安撫了她的情緒并再次許諾會讓她在施洗節上唱歌。并邀請她拋棄現有的一切包括自家舔狗,走上更高舞臺成為真正的星辰。

晚上九點,小大夫【拉維恩】在出租房里整理自己的手術箱,為明天的驗尸工作做準備,然后像個賢惠妻子(?)一樣照顧了自己爛醉如泥的室友尼奧(就是被歌女調戲的那個)。尼奧宣布表示自己的合唱團要參加施洗節,恰好主唱又出了問題,所以輪到他當主唱,而且樂團長要為此開聚會。由于尼奧是單身狗,所以希望小大夫能陪他一塊兒去,小大夫一臉寵溺的答應了。(請原地結婚??)

隨后小大夫下樓去接來自好朋友【珀雷】的電話。

12.6【第二天】【懺悔日】

普洛蘭國徹巴域(省)夏禮撒劇情

【萊澤列】大清早的將頭發梳成大人模樣,換上一身帥氣西裝,出門去繼續泡神父妹妹。中途他被一名報童攔住推銷報紙,由此順便得知了鄰國因泰托法正在鬧病。(圖納神父就是這個國家的人,或許是以后劇情的鋪墊?)此刻蝴蝶震動翅膀,世界線開始第一次出現變動。只有買了報紙才能開啟旅人和記者的劇情,讓真相探尋者繼續把水攪渾。

【萊澤列】買完報紙后,通過那篇報道圖納的看出來真相探尋者很有深挖信息的本領,決定有時間去拜訪她。然后他到了神父妹妹所在的圖書館,兩人親昵了一下后他開始翻報紙,從回憶中我們得知。他在兩歲入修道院時身上有挫傷和灼傷。

隨即的報紙翻閱中,【萊澤列】發現四月二十二日的消息被人刻意抹去了。

【海森諾】 神父在教堂中傾聽著教徒們的懺悔,但在圖納神父被指控殺人的當下。不和諧的聲音還是在教堂內出現了,有人堂而皇之的討論著“真相探尋者”對圖納的指控,甚至有人開始質疑為什么【海森諾】神父可以不參加內戰。

神父對一切污蔑圖納的不實傳言心懷憤怒,卻又無力辯解。因為他身為至理學會首席的兒子,確確實實就是個特權者,盡管這個心懷正義感的年輕人并不喜歡自己這份特權。 此時主教古耶爾到來,海森諾在獨處時難過又憤怒的質問主教,為什么教廷不替圖納說話,為什么要背黑鍋。主教表示里面牽涉的隱情太多,還是交給你爸處理比較好,去見你爸,去見你爸,去見你爸。

(這段對話中我們還能得到以下知識點:

1.教廷不出面,由至理學會來搞定這件事,這是至理學會的意愿。

2.海森諾跟父親決裂了,并且很討厭自己那個冷漠的父親。

3.古耶爾主教曾經在禮拜堂的講臺底下找到過年紀尚且幼小的海森諾。

4.愛麗芙昨天都拍電報指示珀雷殺人了,今天教堂還說沒有確切證據表明圖納是清白的,雙方信息并沒有真正共享,甚至有可能是學會在坑教廷。

5.海森諾哥哥死了以后跟父親長談過一次,估計是目前為止最后一次。

6.現在出現在你面前的是貴族血脈的延續人,馬爾納薩家族唯一繼承者,至理學會首席之子,兩三年不去教廷報道也不會受到任何懲罰之人,年紀輕輕升任司祭,圣歌嘉德學院的實際掌權者,妹控——海森諾·馬爾納薩。)

【愛麗芙】輕而易舉人肉到了“真相探尋者”的真身和住處,并親自拜訪,扣響了記者家的屋門,直球出擊警告她:別編了別編了,再編下去你得涼。

一番警告和威脅后記者小姐認慫,承認自己為了流量和點擊率瞎瘠薄寫,并表示自己這次錯了。下樓時【愛麗芙】和【萊澤列】擦肩而過。

(此處對話可得到的情報:

1.以理市教廷信仰稀薄,教會在這邊并沒有太大權利。

2是我的個人猜測,教廷和學會合作,有沒有可能是指望著借助這次事件,在以理重新建立信仰?)

返回學會的路上【愛麗芙】思索著自己要忙碌的事情,小舔狗研究員出現,又是送花又是邀請看電影。

(此刻蝴蝶又一次振動了翅膀。同意的話第三天就走戀愛劇情把狗騙進來殺,不同意第三天就走會議劇情,然后收獲海量新名詞和信息。)

【萊澤列】在下午去拜訪了真相探尋者,方法是在報社死纏爛打要到了地址(私生飯實錘了?)。上樓時他同愛麗芙擦身而過并看到了她屬于至理學會的線索。敲開房門后兩只小狐貍碰面,記者小姐小嘴抹了蜜般瘋狂輸出,責罵愛麗芙是教廷走狗,而【萊澤列】則想盡辦法忽悠她去查那個報紙上線索消失的原因,最后他以【愛麗芙是至理學會成員】這條消息為交換條件,兩人達成了互換情報的合作關系。

【讓我們把最佳影帝獎頒給萊澤列,來啊,給萊澤列倒一杯卡布奇諾!】

圣歌德嘉的晚鐘怎么玩

12.6以理線:

警官【亞仕蘭】系好鞋帶打算出門去參加尸檢工作,結果因為是懺悔日,所以妻子特別的不樂意他去。同時提到了8日老亞還有一場戰友聚會(后續伏筆)。為了安撫妻子,老亞主動提出會陪她去[夏禮撒]過施洗節。

【媳婦:給我一個你不會再次爽約的理由。

老亞:劇情肯定要在施洗節搞事情,作為主角團成員我必須在場?!?

擺脫媳婦后老亞提前到達停尸房,然后被偽裝成拉維恩的【珀雷】忽悠,讓【珀雷】成了第一個近距離觀察尸體的男人。觀察得知尸體被大量放過血,而且身上的兩處創傷不同,外部是粗暴的撕裂傷,內部卻是精密嚴整的手術創傷。(推測外部傷是哥哥造成的,內部傷是弟弟搞得鬼。)

隨后真正的【拉維恩】到來,老亞意識到被坑,跑回停尸房卻發現【珀雷】早就溜了?!纠S恩】完善了之前【珀雷】的觀察成果,并指出:1,這么復雜的殺人工程不可能是一個神父拿著把小刀搞出來的,2,死者是死后被剖尸,3,案發地不是第一死亡現場,4,兇手應該是獵人或醫生或殺手,5.死者很可能是海洋民族的移民。老亞十分欣賞并補充了他的推斷,判斷死者可能是碼頭上的水手。

這一次的驗尸中,小醫生給老亞展現了一個醫科大學高材生應有的素質水平,搞得老亞甚至想安利小醫生來當法醫,結果小醫生表示我學醫是為了回老家照顧人,不干不干打擾了。

【珀雷】在離開停尸房后得出了跟摯友一樣的結論,殺人者應當同獵人有一定關系。由此他踏遍了整個以理市的獵人工坊,最后還因為手藝出眾而被搞笑藝人……不是,被工坊主【法里斯】看中,極力要拉他入伙成為一名縫包工具人,走上人生巔峰。

【珀雷】拒絕了他的提議并從只言片語中領悟到此地還有黑工坊,決定繼續打探。離開時他碰到本地的[多數派](可以簡單粗暴的理解為共C主義)頭目【希摩亞】,老希跟法里斯抱怨著多數派里有賊。 他是為了明天的大罷工計劃來拿傳單的,法里斯接受了這份訂單并悄咪咪替老希印了出來供工人們使用。

法里斯為了留下【珀雷】給他當工具人,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蹦出來給珀雷和老希拉皮條,表示老希就有【珀雷】想要的情報。最后珀雷用至理學會提供的一把好槍,換來了老希給他帶路去找獵鹿幫。 (這個地方老希提到他追隨的領導者,我極度懷疑是在內涵馬某思。)

到了獵鹿幫控制的賽馬站,老希發現他之前跟法里斯抱怨過的,薅社會主義羊毛的兩個小賊居然加入了黑幫,一怒之下跟獵鹿幫開打,并在【珀雷】的幫助下,兩個人挑了一屋小混混。而在拳頭和獵刀的幫助下,【珀雷】也順利問到了自己想要的情報——蓋勒兄弟的店址。

(此處蝴蝶拼命地扇動著翅膀,如果老希沖上去打人的時候珀雷攔住了他,那沖突就沒那么大,蓋勒兄弟就不會知道有人找他們,當天晚上就是哥哥出馬,百分百誤殺小大夫。)

真正的賽馬場旁,歌女【謝薇蕾特】隨著她的贊助人【拉加德,懷森】父女下了車,她由衷地嫉妒懷森小姐出身那么好,還有個女兒奴老爹。他們是來談生意順便看賽馬的,懷森先生砸錢在馬身上時的淡定和瀟灑讓【謝薇蕾特】覺得有錢人真是帥極了。

隨后他們的合伙人蓋勒出現,蓋勒說樂團主唱已經被他搞定,懷森先生說但樂團推出了新人尼奧頂包,尼奧的個人信息給你,下手可以狠點,替我搞定他。蓋勒表示沒問題,主唱只能屬于我們的【謝薇蕾特】小姐。

男人們大笑,【謝薇蕾特】隱約意識到他們要干嘛,想往上爬的野心和對無辜受害者的愧疚交織在一起,讓她心里很難受。

這時蓋爾跑了過來,告知哥哥賽馬站被【珀雷】端了,而且【珀雷】還在打聽他們哥倆的下落。蓋勒決定把懷森先生的任務交給弟弟處理,自己去搞定【珀雷】

蓋爾小可愛歡喜之下爆出至理名言:哥,你終于同意我接客了??

然后被老哥又兇了一頓。

蓋勒表示你還是別殺了,打暈帶回來就行,我不放心你一個人處理現場。(所以主要還是擔心弟弟)

后面跟懷森先生的對話來看蓋爾并沒有真的殺過人,但如果之前你在珀雷劇情時攔住了老希打人,這個地方的劇情就會變成蓋爾來通知蓋勒,最后一批貨明天就能完成。而蓋勒跟蓋爾說,這個工作(殺尼奧)做完了我們可能還能補充新的材料。

之后蓋勒跟懷森先生介紹弟弟的時候說他是“手藝人”,負責處理皮具和弦線。后面蓋爾也提到,鼓面已經替換,使用過的弦線已經銷毀什么的。

通過詞條介紹可以知道,腸線可以用來制作縫合線或者是弦線,但需要很多原材料,價格高昂。

想想看,之前的尸體都缺什么來著——少了脊椎骨,剝了皮,掏空了腸胃。還有最后這位,外面被剝了皮,里面被放了血,還取走了腸子,嘖……

我懷疑他們都被做成了樂器的零部件。

兄弟倆走后,【謝薇蕾特】也終于停止了內心斗爭,決定只要能往上爬,可以不顧一切。

【亞仕蘭】在同小醫生驗尸后,明確了下一步的查案方向是碼頭。碼頭的水手一向很討厭警察,老亞之前用盡渾身解數,也不過是讓一部分人不討厭他了而已。 當老亞掏出受害人照片后,水手們明顯有隱瞞真相的傾向。

正當情況陷入僵持時,【馬沃里克】現身(就是歌女身邊那個溫柔的迷弟舔狗),跟老亞達成協定:他們可以提供線索,但老亞要去調查港口的倉庫(后幾日警察死亡線預定)。

隨后老亞得到了他想要的情報,不僅這個死者,之前的死者也有很多是來自碼頭。他又詢問了他們對于圖納神父的看法,結果大家紛紛表示:he tui!

聊天時有紅頭發的男人出來放飯,【馬沃里克】說這是三個月前展開的一項慈善計劃,并很友好的遞給老亞一張飯票,老亞拒絕了恰飯邀請,隨后金毛趕到,兩人在和水手聊天中還順便得到了其他死者的部分信息,以及一個很蹊蹺的事:他們都不記得這幾個死者姓什么了。

【這個地方說一下另一個選擇:如果接受飯票去打飯的話,老亞就會發現這個慈善家是獵鹿幫的人,第三天老亞如果選擇查案,就會跟蹤這個人,然后發現他的車子最后是停在了懷森先生的別墅前,跟懷森先生的司機進行交談,然后老亞被殺進入BE。由此大概推斷犯罪鏈是這樣的,獵鹿幫受懷森指使,于三個月前開始在碼頭賣便宜實惠的飯菜,同時記錄他們的個人信息提供給懷森,兩個月前蓋勒開始將人擄走殺掉,蓋爾剝皮抽筋做成樂器。所以雖然連環殺人案性質很惡劣,但死者要么是孑然一身的單身打工者,要么是家里沒什么權勢地位的窮人,大多連報案都沒有,有的就算報案了也只是當失蹤處理,甚至連身份都難以確定下來,所以這個殺人案才很難偵破。

另外我懷疑老資歷的水手們對于獵鹿幫這個事其實是有所懷疑的,但一個是他們熟人多,不屬于被獵殺對象,另一個是一旦獵鹿幫那邊被抄了,他們就沒有便宜量大的飯吃了,外加還是對警察不信任,所以一開始選擇了隱瞞情報。當然,這個只是猜測?!?

【拉維恩】在晚上準備出門參加聚會時接到了室友的電話,在尼奧的懇求下,小醫生翻箱倒柜出了那件漂亮禮服,隨即發現自己碰到了新的麻煩:如果走大路去聚會可能會遲到,尼奧就穿不上他漂亮的禮服了。于是小醫生決定抄近路,一番景描動描心描后,蓋爾出現,勒暈小醫生扛在肩上帶走。

【這里如果前面是獵人阻攔了老希,那么小大夫走近路會被蓋勒平砍連擊帶順劈。走大路會被蓋勒拽進小路然后平砍連擊帶順劈;如果前面沒阻攔老希,那么小大夫走近路遠路都會被蓋爾拉到小路上威脅不許動,然后如果跑,蓋爾會上鏈條直接勒死小醫生。如果不跑,那就是用胳膊勒暈小醫生帶走】

圣歌德嘉的晚鐘怎么玩

以上就是本期為大家分享的圣歌德嘉的晚鐘怎么玩的最新資訊了,想要了解更多游戲攻略以及資訊請持續關注軟吧下載。

体球网